Beeeestlovedj

别愁眉苦脸

【83line】过了很久(中长篇)

在校园相遇一直到工作的故事
暴躁痞子转学生澈×安分守己乖学生特
严重ooc

1.

   人到了一定的年龄就想要过安定的生活,这话放到十年前,金希澈肯定不会相信。

  而现实每次都急迫地想向他证明这是真的,他到年龄了已经经不起折腾了。比如年轻时候再怎么熬夜第二天也依旧生龙活虎,而现在每天晚上十点都得准时睡觉不然第二天早上根本睁不开眼睛。​再比如像这样下着雨的夜晚,他特别想找个人互相抱着坐在沙发上聊聊天而不是像以前一样专心致志地打游戏根本不顾阳台外还晾晒着的衣服。

  以前的金希澈,用别人的话说起就是张扬跋扈,不高兴就直接说出来从不给别人面子。不只是为人处世这一方面,连对待感情金希澈也大都以自己开心为主。不想继续的感情当断立断,毫不犹豫。也许是以前这种事情做多了才会有现在的报应吧,在35岁的大好年纪里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听窗外的雨声。如果被十年前的金希澈知道,一定会嘲笑自己的狼狈不堪。

​  其实金希澈何曾不想找个对的人来分享一天的喜怒哀乐,聊天时恨不得把今天吃了什么都告诉对方。

  奈何找另一半太简单,而遇到对的人太难。

2.

  曾经有人怒吼着告诉自己​,像他这样的人,不会有人能容忍他半步。被怒火冲昏头脑的他冷笑着回答对方,自己完全不需要有人能容忍他,就算是孤独终老也永远不会改变自己的脾气。

  他永远都记得是谁对他说的这些话,但那个人可能早已把自己忘得一干二净。

  年轻时候总是想争着第一,意见有分歧也必须是自己占据优势,所以每次都争吵到不欢而散。现在想来觉得很是可笑,甚至有些幼稚。如果当初好好珍惜或是温柔点,也许现在老天爷也不会来报复他。

  这么多年他用一次次的教训总结出四个字。

  “罪有应得”

3.

  1997年

  金希澈举家从横城搬到首尔已经有一个月了,也就是金希澈已经在首尔这里的学校上了一个月的学了。

  金希澈自己都不敢相信,曾经以逃课为荣的他能这么乖地坐在椅子上听毫无兴趣的数学课。事实上他这么做只是为了搞懂他的现任同桌在打什么如意算盘。

  他的现任同桌叫朴正洙,金希澈觉得他虽然外表看起来是个很内向很害羞的人,但却总给他一种琢磨不透的感觉。所以金希澈觉得要么就是自己多虑了要么就是这个朴正洙太能装了。就比如上午放学大家都去食堂吃饭,就只有朴正洙一个人在课桌前坐着不动,等好多人陆陆续续都吃完饭回来了他才悠闲地去食堂。所以每天金希澈吃完饭都能看到独自从教学楼走到食堂的朴正洙。

  时间一长,金希澈就觉得这是预谋已久的计划了。如果不是对自己有什么企图,用得着每天都掐着这个时间点来制造偶遇吗?很明显没有理由。

  经过金希澈缜密的推理,最终确定朴正洙要么有事相求要么早就爱上自己想要表白了。

  所以金希澈想在朴正洙行动前就戳穿他,于是他开始了对朴正洙的监视。几天下来却发现朴正洙这个人好像除了学习没有什么别的乐趣,更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来证明自己的推论。

  因为父母双方都给了优秀的基因导致金希澈从小就比其他男生要漂亮许多,因此他的人气在女孩子里从未衰减过,周围都是夸他的人喜欢他的人,渐渐地也就习惯了这种说法。所以他才会一直认定朴正洙就是对自己有意思。

  但是观察了满打满算快一个月,朴正洙一点想表白的意思都没有,金希澈暗自在心里告诉自己这个人不是个善茬,伪装的太厉害。

  其实朴正洙压根就没在意过金希澈的存在,他的生活里只有学习和吃饭睡觉,就连平时的娱乐活动也都只是去图书馆看一看科技方面的杂志。所以金希澈那点动作朴正洙根本不会放在心上,也更不会注意到金希澈在监视自己。

  “喂,你下课带我去吃饭吧,我想吃炒年糕。”还在认真记数学笔记的朴正洙被旁边突然说话的金希澈吓了一跳,圆珠笔没握稳直接掉到了前座同学的椅子上。

  看来这人胆子有点小啊,一吓就动静那么大,金希澈这样想着。意味着以后都有恶作剧对象了。

  朴正洙没想理金希澈,把笔捡回来后继续听课,第一次被别人无视的金希澈有些许生气,要不是在课上朴正洙可能下一秒就被金希澈揍得脑袋开花。

  “我跟你说话你听到了吗?装聋啊?”金希澈不耐烦地踢了踢朴正洙的凳子,似乎在下命令一般。

  “你和我说话我就要回你吗?谁规定的?再说现在是上课时间,你打扰到我听课了,如果你再这样我就报告老师。”朴正洙这一连串的话说的倒是不急不慢但一字一句都把金希澈堵的死死的。

  棋逢对手啊还是。

  下了课金希澈就把朴正洙硬是拉到了走廊尽头,准备好好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

  “上课我没打你那是给老师面子,你这家伙真的不知天高地厚,我跟你吃饭你应该荣幸,说话那么冲你是想死吗?”金希澈揪住朴正洙的衣领,很明显金希澈是真的被气到了,手上和脖子上的青筋直冒,如果给他加个特效的话周围应该有一大团火。

  “我不理你是因为你是垃圾,我为什么要和垃圾说话。”被揪着衣领的朴正洙突然提高音量地吼出来,说的太快金希澈也没听懂几句。但是能看得出来朴正洙心里的不满。

  也不知是借着怒气,还是别的原因,朴正洙突然有了不知哪儿来的胆子,照着金希澈下面就是狠狠一踹。这一踹金希澈就蒙了,他第一次被别人打,还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呆子。如果被老家那些人知道,肯定会笑死他。

  突如其来的痛感令金希澈松开了朴正洙的衣领,一个踉跄倒在了旁边的地上。看来疼痛不是暂时的,金希澈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要完蛋了。

  朴正洙看了看躺在地上痛不欲生的金希澈,连头也没回就走了。

  仅仅一下午的时间,朴正洙踢了金希澈一脚的新闻就传遍全校,各种版本的都有,但都少不了金希澈被踹了这一环节 。

  还躺在学校医务室病床上的金希澈又生气又觉得委屈,不管怎样,朴正洙这小子的祭日就快要到了。好了以后一定会收拾收拾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
 

【云赫】您的电话已欠费

严重ooc!!!
伪现实
有一点点沙雕(手动dog)
小短篇

  李赫宰刚把车停进车位里手机就来了短信提示音,他最近十分迷恋titok上一段魔性的音乐,于是费尽心思找到了那段并不长的音乐当做短信铃声。

  “您的手机余额至13日15:36时已不足5元,请及时充值。”

  李赫宰瞬时愣住。

  因为忙碌的行程自己早就没空管生活这方面的事,更别提充话费这种小事。李赫宰坐在车上急得直跺脚,差点没把刚换的油门给踩掉。

  没话费意味着手机没法连上数据,而这家商场的地下停车场坑就坑在要先缴停车费才能进商场购物,巧的是李赫宰翻遍全车只找出来600块。

  除了这仅有的600块现金李赫宰还找出了粉丝前几天刚送的墨镜,聪明的李赫宰瞬间想到了解决方法——用美男计迫使收费大爷放自己一马。

  “您好,我是super junior的银赫,您应该认识我吧!”李赫宰话音刚落就对着正在专心致志看报纸的大叔来了一个90°鞠躬,吓得大爷报纸都没拿稳。

  大爷看了看又打量了一阵子,硬是不清楚李赫宰刚刚说的那一串英文是什么意思。

  “你说什么朱妮?”大爷找出藏在抽屉最深处的老花镜,准备仔细观察一下眼前这个奇怪的叫什么朱妮的年轻人。

  一看是个男的,叫什么朱妮?变态吗?

  “不是朱妮啦,是super junior,是个偶像组合,或许您听过sorry,sorry吗?”说罢李赫宰就当着大爷的面示范了起来。

  李赫宰觉得,在任何时候都不可以丢失主舞的尊严。因此一连串的舞蹈动作做的一个比一个认真,甚至还给自己加了bgm。

  而这一幕刚好被锁完车准备缴费的金钟云收入眼底,金钟云有那么一瞬间以为李赫宰可能喝多了。

  大爷觉得眼前这个年轻人甚是奇怪,先是打扰自己看报纸上的新闻,又说自己叫朱妮这么个名字,现在又给他表演了一段广场舞。

  “行了行了,别跳了年轻人。你是要进商场吧,现在交现金或者手机支付,大爷我现在年纪有点大了,那种广场舞我跳不得的。”

  李赫宰正在舞动的指尖微微颤抖。

  什么?广场舞?说的是他刚跳的sorry sorry吗?

  “不是,大爷,我刚刚那段不是广场舞。”李赫宰觉得自己受到了一万点伤害,此刻的情况比上次在演唱会上破音了还尴尬。

  身为组合里的主舞,被说是在跳广场舞,不再露一手,那怎么说得过去。可恨的是他这腰前两天练习时刚扭到,做不了太高难度的动作,在一次次倒立失败后被大爷顺利的邀请到了保安室。

  金钟云就这样跟着这俩人来了保安室。

  “不是,保安大哥,我真不是什么神经病,我就想给大爷跳两支舞娱乐一下,这不大爷一个人坐那儿怪孤独的吗。”保安大哥偏不理李赫宰一连串的解释,硬是要他跟着自己去趟派出所。

  作为现场唯一的目击证人,而且还是李赫宰同队的队友,金钟云的证词十分重要。

  “他平时就这样神经质吗?”

  “银赫他,自嗨能力很强,这一点我们也倍受困扰。”金钟云说的义正言辞,李赫宰刚喝了一口水就全喷出来。

  这哥假队友,越抹越黑。以后绝对不会再帮他带早饭了。

  经过几番讨论后,保安处决定放李赫宰一马,但是如果下次再出现这样的情况,肯定第一时间报警了。李赫宰觉得三十几年的脸面全在今天丢尽。

  “说说吧,没事在大爷面前舞什么?”金钟云递给李赫宰一杯冰美式,还贴心的把吸管插上了。

  “没话费,手机连不上数据,没现金,准备靠美色蒙混过关行了吧。哎我说你咋那么缺德呢,能说几句好话不?”李赫宰把一肚子火都发在冰美式上,谁知道用劲一挤冰美式就成了一道喷泉,优美地散落在李赫宰新买的衣服上。

  真的祸不单行,李赫宰边流泪边想。

  “你傻吗,连热点把话费充上啊,你是原始人吗热点是什么知道不,或者商场wifi也行啊,这商场wifi信号可好了你不知道吗?”金钟云向服务员要来了一堆纸巾,认真的帮李赫宰擦去洒在衣服上的咖啡。

  对哦,自己怎么就没想到连wifi呢?但此刻最需要担心的似乎是自己这遭殃的外套。没办法只得去洗手间蘸水擦一擦。

  回来时李赫宰发现桌上多了一盒草莓牛奶,金钟云抬头看了李赫宰一眼又继续低头玩手机。李赫宰拆开牛奶盒的包装也不插吸管就开始喝,刚准备给自己充话费,结果就看到了充值成功的短信。

  李赫宰抬头看了看对面若无其事玩手机的金钟云,不自觉地嘴角就勾起了一抹笑。

  虽然金钟云和李赫宰两人之间偶尔会拌嘴,互相调侃对方,但是每次李赫宰有困难时金钟云总是第一个站出来帮助他的。

  一个默默无闻的做好事,另一个无声的接受。这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独有的默契,所以才能够打打闹闹这么多年了依然在一起生活。

  李赫宰知道就算全世界都不帮自己,金钟云也一定会帮的。

  当然这句话倒过来也永远成立。

【83line/澈特】soulmate

R18预警!!!第一次写🚗!!写的不好请见谅
略ooc!!!
伪现实

  1.
  朴正洙曾在签售会上给饭写过这样一句话:“83是soulmate”

  其实最先开始说这句话的人是金希澈,朴正洙记得非常清楚,当年的那个玩世不恭的少年,倔强的拉着自己的手,因为刚打过架嘴唇上还流着鲜血,支支吾吾地对自己说他想做自己的soulmate。

  每次回想起这些朴正洙都特别想笑,因为金希澈当时把soulmate说成了supermate。搞笑的是两人当时还都感动的一塌糊涂事后才想起原来是soulmate而不是supermate。

  2.
  朴正洙下了节目回到宿舍才知道金希澈又打架了。

  这已经是这个月来第三次,朴正洙再怎么说也是大哥,更何况还是这个团队的队长,如果再不去说些什么那么这个组合很可能就濒临解散。

  朴正洙推开他和金希澈的房门,金希澈坐在桌子前专心致志地打着电玩。

  打了架还若无其事玩电动,朴正洙真的一下子上了火,三两步走到金希澈面前拔了电源。

  突然黑掉的屏幕和出现在身边的人让金希澈也来了脾气,刚想出手却发现面前的人是朴正洙。

  “怎么了,长本事了连你队长也想打了是吗?”朴正洙把电源插头扔到桌子上,金希澈慌了一下神。

  金希澈想,沉默有时候是最好的回答但有时候也是最差劲的回答。他此时此刻脑子里闪过无数句回答的话却还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因为金希澈的沉默朴正洙变得更加生气,他不明白是什么让金希澈这个人脾气倔的像个驴,有时又暴躁无比。总之在朴正洙眼里,金希澈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怪物。

  “说说你为什么打架吧,这已经第三次了,打架总得有个原因吧?”朴正洙觉得自己都不像是对待一个犯错的人该有的态度,他已经将语气放到最缓和的地步了。

  金希澈能够告诉他其实自己是受不了那几个猥琐的男人总是在朴正洙下班路上调戏他吗,如果这样告诉了朴正洙,会不会吓到他。见金希澈还是没有要说的意思,朴正洙觉得自己也没什么待下去的理由,太过烦躁使得他出了些许的汗。

  “希澈啊,你觉得我们组合有必要再存活下去吗,我们连真心话都不能说,更不可能说以后还要在一起工作十年二十年了。你懂我意思吗?我们组合很可能会因为这种原因而解散。”朴正洙不敢再往下说下去,他怕自己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成为现实,那么他也是导致这种结果的罪魁祸首之一。

  金希澈其实都知道,但他只是因为太在乎朴正洙了,偶尔也会不顾一切地做那么几件傻事,最主要是他害怕朴正洙受到伤害,但他却没想到自己这样子做其实是换了种方式伤害到了朴正洙。

  “或许你知道supermate是什么意思吗”

  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单词,但金希澈只记得大致的意思——灵魂伴侣。他只想当朴正洙专属的灵魂伴侣。

  朴正洙被突如其来的问题问住了,愣是没想起来supermate是什么意思。

  “正洙啊,我从来都不想看到你为难,看到你难过或者生气。”

  “那你现在做的做这些事又算什么?觉得自己好不好笑?”朴正洙以为金希澈是在为自己找一些逃脱的借口,便显得越来越不耐烦。

  “我做这些事不为别的”

  金希澈想着,再不坦白就没机会了,择日不如撞日。

  “我只想做你男朋友,你应该知道我喜欢你的吧?我从见到你第一面开始就喜欢你,我只想要你一个。”朴正洙还是第一次见到金希澈这样手足无措。

【赫云】每个人都不是一座孤岛

略微ooc
伪现实

  金钟云爱李赫宰,这是没有理由怀疑的。如果非要用一句话来定义金钟云对李赫宰的爱的话,那就是李赫宰是金钟云的空气。

  金钟云这个人对感情是很​认真的,但他的前几次失败的恋爱都是因为太过认真而结束。年轻时的他因为太过单纯或者是运气不好,遇到的女生都劈过腿。金钟云不是没有七情六欲的神仙,分手时装作很坚强但分开后也会买一瓶啤酒独自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泣不成声。

  他对于每一段感情都是很珍惜的,只不过没遇到珍惜他的人而已。

  巧不巧的是每次金钟云为情所伤失魂落魄之时都有李赫宰在身边。多年之后,金钟云总觉得那时候的李赫宰​是有意所为,简单来说就是有计划有预谋的“勾引”。

  一阵寒风吹过,金钟云打了个寒颤,因为用力哭过又经过风吹,眼睛稍微有点干涩。​正想着在何处找一张纸巾擦擦鼻涕的时候眼前不知何人给他递了张纸巾。

  “这次又是哪个姑娘啊?”李赫宰因为急忙出门,没穿鞋子就跑来找金钟云。​

  其实这样子的情况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还是练习生的金钟云就经历过一次狗血的恋爱情景剧。那天晚上李赫宰也是二话没说就冲出宿舍准备去找那个女生的事,神童始源和利特三个人联合按住他才避免悲剧发生。

  “还是之前跟你们说的那个女生,我本来以为可能要结婚了,不是还跟你们开玩笑说准备好喜礼吗,我看那红包就不必包了,留着自己抽几根烟吧。”金钟云扬起头想把罐子里最后几滴啤酒也灌进肚子。

  李赫宰没有接金钟云的话,而是递给他一罐新的啤酒。首尔因为严重的雾霾已看不清月亮,公园昏黄的灯光打在金钟云脸上,他的轮廓被清晰的照上青石板铺成的小路。李赫宰一直觉得,金钟云的侧脸很美,第一次在公司见到金钟云,李赫宰就沉迷于他的侧脸。15岁的李赫宰还不懂爱是什么,就已经悄悄地爱上了感性的金钟云。数一数,也都十个年头了。

  “你知道世界另一边是什么地方吗?”

  “这个我怎么可能知道。”金钟云不解为何李赫宰会问自己这样的问题。

  “和首尔相对的地球的另一边,是一座孤单的小岛呢。”金钟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些东西​,特别是从李赫宰口中听到。

  “但其实,那座岛旁边还有一座小岛,因为高度,涨潮时候就消失不见,只有退潮时才会现身。事实上那座孤岛一点都不孤独,因为旁边有座小岛一直陪着他呢,虽然有时候看不见但从来没有离开过。”

  李赫宰看向金钟云,清澈的眼睛里却写着金钟云读不懂的故事。

  “我想说这么多年你一直都在向前看,或许你可以试着看看你身边呢?”任谁都知道李赫宰在表白,金钟云不是傻子不会听不出来。

  风吹得树叶沙沙作响,也吹进了金钟云的心里挠着他痒痒。金钟云说不清楚现在的感觉,因为太过奇妙,一不小心碰倒了身旁的易拉罐,急忙伸手去扶​的两只手恰巧触碰到一起,像是有电流通过一样,吓得金钟云赶忙抽回自己的手。

  金钟云早就在脑海里想过,如果自己是女生,那么一定会找李赫宰这样的男朋友,温柔善良又体贴​。只是没想过这一幕真的发生的时候,自己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让我做你男朋友吧,好吗?金钟云”像是毒药一样的这句话,击败了金钟云心里最后一丝犹豫。

  金钟云是爱李赫宰的,他一直都爱他。从见第一面开始就爱上了。但金钟云不愿承认这种感情,年少的他羞于表达同性之间的好感​,才会一次次在李赫宰面前强调自己喜欢身材火辣的女生。

  “劈腿的话,你可能会断子绝孙。”金钟云的声音很小,小的只有身边的李赫宰一个人能听见​。

  李赫宰紧紧地抱住金钟云,他想拴住这个让他每一次都丧失思考能力的小坏蛋​,却也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能让他感受到温暖的小坏蛋。

  一切的相遇都是理所应当,从过去到现在,不管何时,李赫宰和金钟云注定会毫无顾忌地相爱。

【云赫】无人之岛(番外)

李赫宰视角
略微ooc
伪现实

  其实李赫宰听到了金钟云的提议,他只是不敢面对而已。

  仅管在那之前李赫宰心里想过无数次回答的方法,却还是在听到那句话的时候失了神。

  原来自己对金钟云的爱已经这么深刻了啊。

  李赫宰不糊涂,他感受得到金钟云强烈的感情。但他不会告诉金钟云,最先动情的其实是他自己。

  李赫宰第一次见到金钟云是在公司举办的选秀上,那时候李赫宰早已成为练习生接受高强度的训练。那天因为家里的原因,李赫宰早早地结束训练日程准备赶回家,却被一阵动听的歌声留下了脚步。

  李赫宰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诱惑人心的声音,比起公司里其他练习生,这声音里充满着悲伤的故事,可以这么说,李赫宰被深深地打动了。

  他想知道能唱出这样动听的旋律的人是谁。

  再一次听到那个声音,是理事介绍新练习生的时候。面前的人低着头做自我介绍,极度的紧张致使他的声音有些许的颤抖。

  那时候李赫宰就觉得,这个人不光声音诱人,连行动举止都让人心动。

  出道初期的李赫宰什么都不怕,就只想粘着金钟云。因为实在太喜欢他,所以什么事情都只想和金钟云一起做。

  不知从何时起李赫宰开始变得脆弱,他害怕有一天金钟云会离开他,他不能够想象那样的日子。

  于是幼稚的他选择一次次推开金钟云对他的爱意,他认为只有不接受才不会害怕失去。

  现实就是这样子可笑,不管以前还是现在,一个拼命靠近一个用力推开,他们两个之间的距离因为过度的拉扯而越来越远。

  李赫宰看着不断亮起的手机屏幕,空荡的房间回响着结束又再开始的铃声,无论怎样李赫宰都没有去按下那个接听键。

  他知道今天以后铃声不会再为他响起。

  因为陪他演绎这些故事的主人公再也不会回到他的身边了。

【云赫】无人之岛

略微ooc
伪现实

  金钟云真的很喜欢圣托里尼岛,他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就梦想着后半生能住在这样美丽的地方。

  即使行程再忙碌,他也会抽出一两天的时间来这里休假。可以说这里就是他的秘密基地,关于他所有的秘密都藏在这座浪漫又神秘的岛屿上。

  刚出道时的金钟云总是觉得,比起站在各种摄影机面前露出营业形式的笑容,他更享受逃离烦恼只身一人在秘密基地生活。但如果闯入他领地的那个人是李赫宰,就另当别论了。有些瞬间金钟云觉得自己无比自私,对于李赫宰,金钟云总是有着强烈的占有欲。

  他想把李赫宰永远囚禁在圣托里尼上。这种想法虽然危险,但无时无刻不刺激着金钟云仅有的理智。

  当心里萌生的想法再也憋不住的时候,等待的便是他最怕看到的沉默与逃避。

  “赫宰啊,你跟我一起去旅行吧。”

  也许是录制节目时候说了太多的话,李赫宰并没有立刻回复金钟云。他软软的靠在车子的后座,羽绒服松松垮垮地搭在身上,满脸的疲惫。

  金钟云也知道并不是讨论这个话题的时候,但这个想法就是那么一瞬间不受控制地脱口而出。大概因为他今晚也没吃饭,有点晕乎吧。

  “好啊,正好利特哥不是也想着组织一次团体旅游吗,不管去哪里我都听哥的。”李赫宰还是那样子微笑着,就像节目中那样,虽然声音疲惫但笑容不减。

  “我说的是就我们俩,只有我和你两个人的旅行”

  果然还是自己期待的太多,当沉默袭来时,金钟云觉得自己十分可笑。他把未来想的太过美好,导致事实摆在眼前的时候,他没有一点接受的能力。

  李赫宰翻了个身,似乎睡得很香。金钟云不知道李赫宰有没有真的睡着,他安慰自己应该是没听到所以沉默。

  是啊,没听到也好,总比听到了装作不知道要好。

  那天之后,金钟云再也没有和李赫宰提过这件事。他比起被拒绝,更怕被对方无视。回归的日子越来越近,每个人都忙得不可开交。每次结束舞台都已是深夜。深夜的首尔既熟悉又陌生,少了白天忙碌的影子,留给金钟云的只有永远不会有回应的寂静。

  金钟云再一次来到了圣托里尼,他承认有那么一瞬间想不顾一切地带着李赫宰逃走。他不想管别人的声音,他只想对着蔚蓝的大海喊出他的名字,他最爱的人的名字。李赫宰这三个字,像是一本书,金钟云读了整整十几年却依旧陌生。

  他不太记得自己从何时开始想了解他,只知道当他发现自己对李赫宰感情不一般的时候,就已经离不开他了。

  人真的很奇怪,就算是失败过几次,也一直都有尝试的冲动。

  金钟云坐在沙滩上,海风吹的他头有点痛。手里还握着正在拨号的手机,熟悉的铃声似乎在提醒他别再有这些没用的想法。

  第三次自动结束拨号后,金钟云知道自己要结束这场算不上美好的暗恋了。

  因为是旅游旺季,海滩上人群熙熙攘攘,照相馆能从早上七点一直工作到晚上十点,周围也多出好多卖特产的小贩。

  金钟云觉得这一切都显得无比荒唐,身后的酒吧还放着热闹的音乐,他却感受到三十多年来从未有过的孤独。

  天空一望无际,大概能知道他这么多年的情感的,也只有不会回应他的这片蓝海了吧。

  但是就算从来一次,金钟云依旧会爱上李赫宰。他永远都会是李赫宰的向日葵。

【83line】玫瑰与薄荷
略微ooc
算是伪现实(?)
lof真的好严格 感觉我什么也没写?

就这样看着你,一辈子
cr.logo

【明楼×荣石】乖,别动

荣石又在外面闯祸了。

明楼接到警局局长的电话时正在开一个重要的会议,当场就被气的差点摔了电话。这是荣石来到明家以来的第三百二十四次闯祸,明楼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家里已经换了三百二十四个藤条。平均每个月就要换一次,也就是说,荣石每个月都要闯一次祸。

明楼觉得他应该买一根新的藤条再回家,于是乎又让司机拐去了市场。

一进家门,明楼就听到了此起彼伏的鞭打声,中间还掺杂着荣石能够穿透屋顶的哀嚎声。两者混合在一起真的能够把明公馆的屋顶给掀翻,明楼走到房间门口,默默地放下新买的藤条,刚想要偷偷看看里面的情况,就被管家给拦下来了。

管家急忙用眼神暗示明楼别这样“作死”,因为明楼以前在房门口偷看过大姐打荣石,被愤怒中的大姐发现了,因为还在气头上便连着明楼一块儿打了,害得明楼一个星期都不敢坐着。

现在的明楼即使已经是经济司的首席财经顾问,但对于大姐他还是依旧地敬畏和害怕。明楼乖乖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处理剩下来的公务。回过神来外面已经没有声音了,问了问管家才知道大姐已经放荣石回房,这小兔崽子现在正躲在房间里暗自说大姐坏话呢。

荣石的屁股和腿已经被打的快没了知觉,虽说以前也经常遭殃,可每当这一刻来到的时候,荣石还是一如既往的害怕,就如他一如既往的闯祸。

明楼进来的时候荣石刚刚侧过身来躺着。

“怎么样,疼吗”明楼放下手中的医药箱坐在床边看着眼前这个调皮的闯祸精。

“大哥,你说大姐是我姐吗?明明一家人为什么还打那么重,我靠,我屁股都快被打穿了!”荣石边抱怨边嘟起了小嘴,整个一小孩儿的样子。

真是这么大个人了,还像个孩子。

“好了,转过身去,裤子脱了”

一声令下荣石差点没从床上摔下来。

“啊?啥?”

“我给你上药!”明楼起身把医药箱拿到了身边,把准备好的药一件件拿出来。荣石哦了一身便乖乖转过了身去。

“乖,别动啊”明楼是希望荣石能够乖乖的,但是事实证明,这是不可能的。

像往常一样,荣石的哀嚎声再次充满整个明公馆。

我们家荣石什么时候能长大啊,明楼边上药边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