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豆收藏家

Highlight💡Super Junior💙

【83line】小熊软糖

*全优转学生金希澈×垫底差学生朴正洙

*私设金希澈朴正洙金钟云同岁

*直男被掰弯预警!!

*略微ooc

*校园AU

脚文笔!!!

  01.

 

  朴正洙最近有点郁闷,因为隔壁班某个变态转学生总是骚扰他。最关键的是那个变态转学生还长得无比的好看,相比于朴正洙之前见到的那些校花级别的美女还要再好看几分。


  “嘿!正洙!”朴正洙正戴着耳机边听音乐边打扫着走廊,突然被人从背后一把揽住脖子。


  没错,这个变态转学生是个男的,名字叫金希澈。如果不是爸妈从小就教育自己待人要友善,朴正洙可能早就把金希澈痛扁一顿转身再扔进汉江喂鱼。


  “正洙晚上跟我去吃炒年糕吧!正元路那里新开了一家炒年糕店,可好吃了!”金希澈毫不犹豫地夺走朴正洙手上的扫帚准确地把它扔到垃圾桶旁边。


  “吃屎吧你,老子没空。”朴正洙觉得自己此刻的脸色一定难看的要死,他紧紧咬住自己的牙齿忍住不让自己爆发,用力推开挂在自己身上碍事的金希澈。


  “正洙居然还凶我,好难过。需要正洙亲亲我才能好!”金希澈这家伙不仅没因为朴正洙的态度而生气,还一点不害臊地撅着小嘴凑上脸来。


  朴正洙觉得,如果哪天他英年早逝,那一定是被金希澈给气死的。


  朴正洙再一次推开试图靠近的金希澈转身拿起孤零零躺在地上的扫帚就指着金希澈大声喊道:“识相的话趁我生气之前赶紧从我眼前消失,不然哥哥我腿都给你折断!你怎么给脸不要呢?”


  朴正洙一连串说完后着实松了口气,正准备转头就走没想到却被一股力量连人带扫帚给拽着转了个圈直直地扑进某人怀里。


  金希澈这人到底吃什么长大的,劲儿这么大?朴正洙顿时心生疑问。


  “喂!我数三下立马给我放手不然我这一拳下去你可能会死。”


  金希澈大概是感受到了朴正洙心底压的那团怒火,没过多久就识相地松开手准备逃之夭夭。


  “正洙身上真好闻!是体香嘛!”金希澈跑三步一回头,头顶那根呆毛一蹦一跳的。在夕阳的映衬下金希澈的笑容又比往常好看了几分,朴正洙看的有点入迷。


  朴正洙拍了几下脑袋命令自己不能多想,随即又朝着金希澈溜走的方向大骂一句:“你小子最好别再给我逮到!”


  金希澈走后世界又恢复了宁静,朴正洙捡起因为金希澈到来而又再次混乱地撒在地上的废纸屑然后一一把它们扔进垃圾桶。


  死变态金希澈如果能放弃骚扰他那么他的日子应该无比美好,朴正洙如是想道。



  02.


  朴正洙像往常一样吃完早饭后又偷偷溜去了电玩室,和金钟云一起结束了一场酣畅淋漓的游戏后抬头看了眼时钟,刚好八点半,现在出发去学校的话刚好能踩点到。


  “正洙!接着!”金钟云扔给朴正洙一支巧克力棒冰,朴正洙熟练地接住转身就开始飞速蹬着山地车赶向学校。


  山地车在那个时候对于高中生来说就是爱情的象征,凡是情窦初开的男生都会骑着自己心爱的车子载着喜欢的女孩去想去的地方约会。朴正洙也不例外。


  朴正洙想载着一起去约会的那个女孩子叫郑雨英,高三六班的班长,也是全校公认的校花。朴正洙永远都记得自己对郑雨英心动的那个瞬间,白皙的手捡起因为和金钟云打闹而掉在地上的课本后又递到朴正洙的面前,身上还带着樱花的香味。明明不是春天,但朴正洙的心里却偷偷地开了花。之后的每一天里,郑雨英在朴正洙心里种下的那朵花怎么都拔不掉,朴正洙意识到,他好像开始单恋了。


  “你小子情窦初开的缘由还真与众不同,给你递本书你就开花,那我天天给你递咋没见你喜欢我呢?”金钟云咂吧着啃完鸡腿上最后一点肉,腮帮塞得鼓鼓的。


  “你这母胎单身17年的肥宅懂个屁啊?吃你的鸡腿吧!”朴正洙把自己盘子里的一只鸡腿也塞进金钟云嘴里。


  “你这就说的不对了,难道你不是母胎单身吗?”金钟云飞速啃完鸡腿,抽了几张面纸擦了擦嘴。


  朴正洙不想理会一点都帮不上忙的金钟云,端着盘子转身就走,只留下独自在原地收拾桌子的金钟云大喊大叫。


  朴正洙对自己的信心算不上太高也不能说很低。他的长相在男生中算是上等,相比于女生都还要精致几分,特别是他的下颚线那更是金钟云嫉妒了十几年的上天的杰作。金钟云总是会调侃他,如果他是女生或许自己早就追他了。


  美中不足的就是朴正洙的成绩真的比屎还烂,倒不是朴正洙太笨,朴正洙曾经在初二时还获得过奖学金,只不过自那以后朴正洙就再也没碰过书本。每一次班主任找到他谈话的时候他都会强调自己是自由的灵魂,不喜欢被人强迫学习的感觉。然而在金钟云看来,朴正洙就是懒得学而已。


  朴正洙正边踢路边的石子边苦恼着该怎么写情书,突然就被人给拉住停了下来。朴正洙刚想回头大骂便看见金希澈那张看着人畜无害实则一肚子坏水的脸,顿时火气更大了。


  “哎哎哎,别生气别生气,我只是看你快撞电线杆上了拉你一把而已,不然你现在头上肯定肿个大包!”金希澈见状立马松手与朴正洙拉开了一点距离。


  朴正洙实在是不想搭理这位变态,揉了揉刚才被拽得有点疼的手腕准备回教室。谁知这变态一直跟着朴正洙背后就是不走,搞得朴正洙背后一直发毛。


  朴正洙突然停下步伐转身面对着跟着自己的金希澈,金希澈被朴正洙突如其来的的动作吓了一跳,好在立马刹车才没撞到朴正洙身上。朴正洙这小身板一撞肯定就要散架了,金希澈想。


  “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停下?”金希澈以为自己又惹着这位小祖宗了,连语气都变得温和了一点。


朴正洙叹了口气,摇着头说道: “你为什么老要跟着我呢?”


  金希澈实在没憋住噗嗤一下笑出了声,他的小糖果还真是可爱的很,每次生气脸都涨得通红,像极了红苹果。随后金希澈想了想自己不能太过露骨又把笑容收了回去一脸严肃的看着朴正洙。


  “我回教室啊大哥!高三五班,你隔壁那教室,不得跟你走一路吗?”金希澈双手搭在朴正洙肩上推着他往教室快步走去。


  朴正洙实在太瘦了,一定得让他多吃点饭长点肉才行。


  朴正洙此时此刻觉得实在有点丢人,可能是这几天想着怎么表白的时候过于自恋了,一下子改不回来这种沉浸在自己魅力之中的状态,导致他现在走在路上都有种被人注视的感觉。


  “你能不能松开我?”朴正洙这才意识到这死变态又开始趁机揩油了,搭在双肩上的手总是会不经意地掠过朴正洙的腰。


  被发现的金希澈秒怂,立马伸回罪恶之手别到背后。正当金希澈准备邀请朴正洙周末去他家玩的时候,他意识到朴正洙突然就呆呆的定住了。顺着朴正洙呆滞的目光寻过去,源头是一位长发姑娘,白白净净的长相倒是挺甜美。那姑娘正在和朋友一起在操场上跑步,长发在风中飘逸着,画面倒是十分美丽,只不过金希澈丝毫没有兴趣。


  金希澈没兴趣可朴正洙简直感兴趣死了,就差流两行口水以示痴迷。金希澈好像意识到朴正洙的眼神里掺杂着不一样的情感,心情顿时有点低落。


  “喂,再不回去午休可没时间给你睡了啊!”金希澈使劲拽了拽朴正洙的衣袖,可朴正洙就像是被胶粘住了一样一动不动。


  “你自己回去呗,我又没让你杵在这儿,你走了空气更清新,画面更美好。”朴正洙推了推挡住自己视线的金希澈。


  金希澈心里很不是滋味,他转脸看了眼依旧在操场上奔跑的郑雨英。呵,也就那样吧长得还没我好看。


  朴正洙回过神来时金希澈已经走得离自己大概三四米远,他看了眼手表又看了眼操场上的人,自己实在不能够放弃午休,还是先回去睡一觉吧。


  金希澈在前面走着,朴正洙跟在后面,两个人一言不发。朴正洙意识到金希澈好像有点生气,不过他生气关自己屁事,于是三秒之内抛弃了任何想法又开始回忆起刚才郑雨英那美丽的笑容。


  突然金希澈停了下来转过身面对着低着头走路的朴正洙,朴正洙再一次直勾勾扑进了金希澈的怀里。


  朴正洙双手按着疼的要死的鼻子刚想抬头骂金希澈却撞见了从来没在金希澈眼中看见过的眼神。


  朴正洙一直觉得金希澈的眼睛很美,上帝真的很不公平,给了金希澈那么好看的外貌之后,还要再给他一双这么完美的眼睛。他的眼睛好像从来都是那么清澈,就像他的名字一样。那么美丽的一双眼睛,朴正洙虽然从来都只从那里面看到过喜和乐,没看过哀怒,但此刻的眼神他却真的读不懂是哀还是怒。好像两者都不是又好像两者都是,这让朴正洙有点慌。


  朴正洙摇了摇头,自己干嘛要管那么多,他不开心自己最应该开心了。于是朴正洙从金希澈身旁头也不回地走过准备回教室睡个美美的午觉。


  “你是不是喜欢那个女生?”


  朴正洙不懂自己为什么突然僵住,同样的一句话,金钟云明明也对自己说过,可为什么从金希澈嘴里说出来就不一样了呢?


  朴正洙飞速的想找个理由来解释原因,为什么金希澈会这样问自己?莫非他也喜欢郑雨英?


  “对啊,我喜欢她!我明天就准备告白了!”朴正洙昂起下巴,试图利用自己逐渐升高的语调来宣示主权。


  金希澈的表情在短短一瞬间从面无表情又转化成标志性的笑容,朴正洙觉得那不应该是面无表情,只是他实在读不懂这里面的意思。


  “那我帮你吧,这方面我特别在行。”


  树上的知了吱呀吱呀的乱叫,衬托得午后的校园小道更加静谧。不知从哪儿吹来一阵阵暖风,吹得朴正洙发型有点乱,同时也把朴正洙的脑袋吹得乱的一塌糊涂。


  金希澈笑着对自己说这话的样子可真是讨人厌,朴正洙想。




TBC.

我写过的唯一一篇🚗我锁了(。•́︿•̀。)

就是83的那篇《soulmate》想看的83女孩儿可以私信我orz

最近查的好严

【云赫】Your echo(后记)

  因为笔艺不精不得不在后记里补充一点内容。


  李赫宰是一直都在暗恋金钟云,大概从08年开始,一开始金钟云对李赫宰只是兄弟情(资本主义兄弟情深)后来因为李赫宰热烈的目光(盯夫情切)金钟云开始注意到他和李赫宰之间的异样情愫。


  金钟云对前女友也只是执念,他的真爱肯定只有李赫宰,金钟云结婚观念的变化也是金钟云为李赫宰做出的第一步改变。


  两人起争执的原因也有很多但根本上还是缺乏沟通,金钟云太过自我,总是只关心自己看到的听到的,也不会去倾听别人的心声。而李赫宰就是在感情上有点懦弱,很多时候不会去表达自己的情感。


  其实在生活中也是这样子,大多数暗恋者都处在一个很卑微的状态里(如果觉得我用词不当请轻喷orz),害怕自己暗恋的人会讨厌自己所以很多时候都不太会去吐露心声。而被暗恋者在这段关系里总是会有一种享受的感觉,因为被人暗恋着所以会有莫名的优越感。


  但是庆幸多嘴的东海(亲亲可爱的嘿嘿宝贝)还有操碎心的83line让金钟云意识到这一切,并且及时做出了改变,才有了后面的幸(x)福美好生活。



Fin.


————————————————————————

番外会摘取李赫宰的暗恋日记,还会说明李赫宰的日记为何在金希澈那儿(可能还会写到婚后生活)


(*˘︶˘*).。.:*♡此文献给我最爱的Tom&Jerry兄弟俩,祝愿两人都能够找到适合自己的另一半(没错就是我本人)


【云赫】Your echo(四)

  这章严重ooc!不喜慎点!!

  金钟云依稀听到身边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下意识就伸出手抓住了李赫宰的手腕,李赫宰被金钟云突然的举动吓得跌坐在床边。

  窒息的死静让金钟云实在无法忍受,他坐起来揉了揉太阳穴,他的头疼的快要炸开了一样。

  “吃完早饭再走吧。”金钟云起身披上睡衣就往厨房走去准备做早餐。

  也许会是他俩最后一次一起吃早餐,金钟云想。

  金钟云做了李赫宰最喜欢吃的蛋炒饭,几天没去超市,冰箱里的鸡蛋只剩一个,显得炒饭干巴巴有些滑稽。

  李赫宰在洗手间里洗漱,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着实吓了一跳,憔悴的根本认不出来,哭了一晚上眼睛又红又肿。昨晚其实下了雨夹雪,他没伞被淋得全身湿透,头发因为没及时清洗都黏在了一起。

  李赫宰把头埋进放满水的洗手台里,他觉得十分可笑,金钟云都没发现他淋了雨。

  金钟云又下楼去买了两碗粥上来,是李赫宰喜欢喝的南瓜粥,开门进来的时候李赫宰正好洗漱完出来。

  “趁热喝点粥吧,我去洗漱一下。”金钟云拉着李赫宰坐在了餐桌边,顺便帮他打开了餐盒。确实是刚买的粥,热气直腾腾地扑了出来。

  李赫宰舀了一勺放进嘴里,真的很甜,吃了几口就腻了。金钟云飞快洗漱完拉开了李赫宰对面的椅子,李赫宰在吃他炒的蛋炒饭。

  金钟云的手扶上李赫宰的眼角,昨晚哭了很久又红又肿,金钟云瞬间有种罪恶感,他好像真的从来没在意过李赫宰的感受。

  “蛋炒饭不好吃就别吃了,我们下去吃点别的吧。”金钟云拿起勺子舀了一口,太干了真的不好吃。

  “没事,挺好吃的,最后一次吃了我想把它吃完。”

  这一刻还是来了,金钟云再怎么去逃避,这句话还是到来了。金钟云的心脏好像漏了一拍,虽然他在心里演练过无数次,但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金钟云还是怕了。

“我们分手吧。”李赫宰的声音有些哽咽,强忍着的眼泪不争气的落在炒饭上,他像机器一般挖一勺炒饭就送进嘴里。

  金钟云夺走李赫宰手上的勺子“别吃了,很难吃。”

  他们俩应该是真的结束了。

  金钟云以为几个月过去再回想起这一刻不会再像那时一样心痛,可他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低估了这句话的伤害值。

  没有李赫宰在身边的日子金钟云过得十分无趣,每天匆匆赶去美容院做造型,下了班回家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无聊地调换着电视频道。分手后除了上班时间,金钟云唯一一次和李赫宰私下里说话就是代替利特通知他记得去财务处领今年的奖金。

  金钟云偶尔会从李东海口中得知李赫宰最近又去了夜店,和几个女生一起喝了酒跳了舞,没有交换手机号码。其实李赫宰并不像往常一样无忧无虑,他会在对方递过酒杯的那一刻下意识地拒绝,因为曾经有人不让他喝太多酒。他还会在逛超市时多拿一袋芝士泡面,因为曾经有人特别喜欢吃芝士。每当这时李赫宰都会提醒自己那个人已经不在身边,自己要习惯这样的生活。

  自从他俩分手后,金钟云每次见到金希澈对方都会连连叹气,问及原因又摇头作罢,要不是那天李东海多了一句嘴,金钟云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这其中的原因。

  起因是某天行程结束后崔始源请客一起去吃了烤肉,李赫宰由于还有个人节目要录制所以没有出席。喝的正高兴的时候李东海突然来了句话导致了众人的尴尬。

  “哥,李赫宰圣诞节送你那手工酒能带过来给我们尝尝吗?他太坏了都只给你一个人送礼物,还不允许我喝!”话音刚落李东海就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

  朴正洙赶忙给李东海包了一块五花肉塞进了他嘴里。“没事没事,继续喝啊。”

  金希澈也赶忙举起酒杯掩饰尴尬却被金钟云推开。“手工酒?怎么一回事?”

  金希澈长叹了一口气,这小子要是再开窍点就不会有这么多事发生了。

  回到家的金钟云像疯了一般翻找着家里的每一个角落,终于在书架的顶层找到了从未被他发现的那瓶手工酒。如果不是今晚的聚会,他永远不会知道李赫宰在圣诞节前两个月就计划着送给自己一份特殊的圣诞礼物,为了这份礼物李赫宰跑了好多城市才终于在釜山找到这家手工酒坊。

  金钟云找到了那家酒坊,酒坊的老板娘对李赫宰记忆如新,因为圣诞节那晚他是最后一个光顾的客人。

  “他好像刚工作完就赶了过来,为了亲手制作所以多尝了几份酒,没想到结束制作后汽车突然坏掉了就找了报修的来。小伙子还是打的回去的,那晚还下了雨夹雪,从这儿到首尔估计得三四个小时吧!”老板娘一边擦试着酒杯一边告诉金钟云那晚的情况。

  金钟云烦躁得很,又踩下一点油门加快了车速,他想起那晚几近卑微的语气,想起哭了一晚上的李赫宰的样子。还想起金希澈交给自己李赫宰这么多年暗恋自己时写下的笔记,原来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坏蛋,对李赫宰干了那么多坏事的他居然还活的这么悠闲自在。

  李赫宰下了班后买了一堆啤酒坐在汉江公园西侧的长椅上,不远处传来一阵吵架声,李赫宰闻声望去原来是一对小情侣在闹别扭,男生抱住女生哄了哄俩人又和好如初。

  “年轻人的爱情可真美好啊。”李赫宰被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吓了一跳。

  金钟云在旁边的空位坐了下来,顺手拿起一瓶啤酒。李赫宰低头紧紧地握住还剩一半的啤酒罐,没想到无论过多久,和金钟云独处的自己还是会很紧张。

  “曾经我有个小老鼠,他一直陪在我身边,不管我干什么他都会支持我,但是我好像从来没考虑过他的感受,所以后来我的小老鼠不见了。”金钟云抬头看着李赫宰,好长一段时间没见,他好像又瘦了。

  “你说我现在还能再找回我的小老鼠吗?”

  金钟云仰头准备把一整罐啤酒都灌下去,李赫宰突然伸手抓住了金钟云。“别喝那么猛,会胃疼。”

  金钟云反手握住李赫宰的手,另一只手轻轻扳过他的脸。这应该是他第一次和李赫宰这么认真的对视,他的小老鼠眼里好像写满着悲伤的故事,而他则是这些故事的唯一主人公。

  “那些事,我都知道了,那瓶酒那本日记。是我混蛋,我从来都没有注意过你的感受。是我太自我了,根本不会去聆听你的心声。所以我希望老天能惩罚我,是我罪有应得。但是我真的不想错过你,我还想再拥有改过自新的机会。”金钟云的帽子没戴紧,说话的时候总是翘起一边,金钟云一边说话一边伸手去扶,李赫宰差点没憋住笑出声来。

  “李赫宰,我爱你。你可以和我结婚吗?”

  李赫宰以为自己听力出现了问题,金钟云又重复了一遍后李赫宰的脸突然红的像个苹果。金钟云拉过来就抱住了李赫宰,他不想再失去他的小老鼠,也不想再让他的小老鼠受到一点伤害。

  李赫宰伸手揽住金钟云的腰,他把脑袋埋进金钟云的颈间,用只有金钟云能听到的声音说了一句“我愿意,我的猫咪先生。”

  小老鼠历经波折终于和他的猫咪先生在一起了,虽然他的猫咪先生偶尔脾气不好,但是他的猫咪先生终于能听到小老鼠的声音了他再也不用担心只能听到自己孤单的回声。而小老鼠也答应了猫咪先生的要求,有任何想法都会第一时间告诉猫咪先生。

  事实证明,猫和老鼠还是可以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的。

Fin.

——————————————————————

ps.Your echo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了!!真的是突然想写的文所以货真价实的脚文笔,后面还会更新后记和番外!!(大家记得过来吃糖)

重新编辑了一下,有些地方写的不太好(请见谅)

【云赫】Your echo(一)

lof要不要这么严格连挂两篇(xxxxxx)

BGM:메아리——艺声

因为太喜欢大云哥这首歌所以写了篇文,写着写着有点多(停不下来了)所以分了几章发出来

脚文笔!此章略微ooc!不喜慎点( )

ps.这几天会努力把这篇写完(头快秃了) 会保证HE的ㅋㅋㅋㅋㅋㅋ

【云赫】Your echo(三)

lof真的很严格了( )如果还不能发的话我抽时间再做个超链接吧orz

这一章感觉写的很乱真的脚文笔了,人物也严重ooc!不喜慎点!

保证HE所以前面的刀都是为了后面的糖对不对( dbq)

【云赫】Your echo(二)

  BGM:메아리——艺声

脚文笔预警!!略微ooc!!半现实!

只写到这儿会努力填坑的!!



人是很奇怪的动物,对爱情的贪得无厌是无法改掉的弊病。时间越久,金钟云越发觉得自己离不开李赫宰。他开始会为演唱会上崔始源的商业亲吻而吃醋,会为和李东海不可避免的分队活动而吃醋,更会为很多女生对李赫宰抛媚眼而吃醋。所以他终究还是忍不住动了心。

  “那些东西能不能不要做了?”金钟云拆开空气清新剂的包装,下午新买的茉莉味,他喜欢茉莉的清香。

  李赫宰还坐在沙发上打着游戏,刚吃完晚饭的他有些困意。不明所以的李赫宰回了金钟云一个大大的问号。

  “我是指那些亲密的动作,以后能不能别跟别人做了,只跟我做不好吗?”金钟云把空气清新剂摆好放在桌子上看着无心回答的李赫宰,眉头皱的更紧了。

  金钟云快步走到沙发前一把夺走了李赫宰手里的手机二话不说就关了机,突然被夺走手机的李赫宰火气蹭蹭蹭就冒了上来。

  “你干什么啊?!”李赫宰想伸手去拿却被金钟云狠狠地抱住。

  “我很多话你可以不听,但这一句你能不能听一听?”金钟云用的力气很大,李赫宰被抱得生疼。

  “工作而已,你太敏感。”李赫宰想挣脱金钟云却被金钟云禁锢地更紧。

  金钟云的手突然滑入李赫宰衬衫的侧边,一寸一寸地抚摸着光滑紧致的肌肤。李赫宰被金钟云突然的撩拨吓了一跳,有些乱了阵脚。李赫宰立马撑起双手想要推开金钟云,但由于几乎为零的距离并没能用上什么劲。

  金钟云探过头来咬住了李赫宰的耳垂,这个部位算作李赫宰全身最敏感的部位之一了,是金钟云在某次欢爱时无意中发现的。每一次金钟云只要一咬住李赫宰的耳垂,李赫宰就会像只受惊的小兔子在怀里不停颤抖,这次也不例外。

  一切都进行地很顺利,进入李赫宰身体的那一刻金钟云长舒了一口气,他俩应该有半个多月没做了。

  “半个多月没做了你怎么又变紧了?”

  金钟云看着身下被自己收拾的服服帖帖的李赫宰开始讲一些荤话,李赫宰别过头去没回他。金钟云见状故意加快了身下的速度惹得李赫宰连升好几个音调。为了赌气李赫宰在金钟云肩膀上狠狠地咬了一口,牙印深得快要见血,把李赫宰吓了一跳。

  他们那晚断断续续做了5次,直到李赫宰实在没了力气倒在金钟云怀里昏睡过去才停止。金钟云抱着李赫宰清理完后又轻轻地把他放在床上盖好了被子。李赫宰应该是梦到了什么,嘴里嘟囔着金钟云听不懂的话,双手一直紧紧地攥着,时间久了手心有些发红。

  以往总是欢愉过后各自休息,而这次金钟云只想安静的抱一抱李赫宰。李赫宰虽然很瘦,但抱起来很舒服,金钟云想要不就这样抱着他过一辈子吧,想到这里金钟云就忍不住嘴角上扬。

  金钟云这一觉睡得很踏实,睁开眼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醒来后却发现身边早就没了人影,里里外外找了好几圈才想起来今天李赫宰有个人行程。

  金钟云打开手机,思前想后却还是给李赫宰发了句早上好。虽说谈过几次恋爱却还是像小孩子一样,这样的人世界上也不多了。那边正在美容院做发型的李赫宰看到了也不禁笑出了声,金钟云可爱就可爱在这里,李赫宰偏偏也就喜欢他这种傻。

TBC.

[九周年纪念]奇异果先生(龙俊亨篇)

  龙俊亨又给自己点上一支烟,许久没通风的客厅烟雾缭绕,最近新到的宝贝他玩了好久。

 
 

  他喜欢音乐,从小就喜欢。

 
 

  所以他对于音乐的敏感程度一直都高于他人,同时他也特别感性,因为总是会比别人多想一点所以活的也很辛苦。就像在写完阵雨这首歌的时候,好友金泰洙拿着被龙俊亨修改过无数次的歌词纸赞不绝口,称赞他不愧是感性诗人。

 
 

  “雨水肆无忌惮朝我袭来 打湿一切,直渗入进我内心深处 那时想要拥有你。哇,真的大发啊。”金泰洙兴奋的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这首歌就当solo发了吧,肯定大火,歌词写的太好了。”金泰洙拿着歌词研究了一会儿,顺便在键盘上敲下了几个音符。

 
 

  龙俊亨把修改的满满当当的歌词纸抢回来,很多时候灵感都是一闪而过所以需要自己飞快的记下来,再加上后期涂涂改改,白净的纸难免会有些凌乱。但是这张纸也太乱了,龙俊亨觉得它很碍眼。

 
 

  “还是算了吧,随便写写而已。”金泰洙预感到龙俊亨会把这张歌词纸撕掉,因为他这样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金泰洙费了好大劲才从龙俊亨手里抢回来这张宝贵的纸,龙俊亨这人有才是没错,就是时不时会发神经,让人琢磨不透。用梁耀燮的一句话来讲,龙俊亨就是奇异果般的存在,外表和内心一样的奇特。

 
 

  龙俊亨的职业道路不算一帆风顺,甚至是有些坎坷。因为酷爱音乐所以不听别人的劝就签了一家连营业牌照都没有的公司。那时候背着书包刚放学的龙俊亨只知道找到他签约的那个人跟他保证他可以做自己想做的音乐,却怎么也没想到随口一说的话根本不应该被当真。

 
 

  好运迟迟不来,坏事却接二连三发生。急于求成的公司给他安排大大小小的活动,拒绝他的一次次创作请求,太过类似的定位并不能给组合带来很好的收益,公司逐渐出现赤字,他的合约也受到影响,公司上上下下能跑的职员全都跑了,而他因为没有合法解约被迫欠下了一笔数目不小的违约金。

 
 

  那段时间他以为自己真的无法再接触自己喜爱的音乐,也不会再相信有人能感受到他的音乐的真正价值。直到有一位戴眼镜的男人肯定了他的歌,他才对创作燃起了一丝希望。于是他签约了新的公司,也遇到了几个同是拥有复杂故事的朋友。

 
 

  龙俊亨很多时候对事物都是抱有悲观心态的,或者说很多事情他根本不在乎后果有哪几种,因为他一直认为结果都不会很好,所以被社长辞退的他并没有哭的很悲伤或者大喊大闹。最让其他人无法理解的是第二天龙俊亨依然悠闲地去吃了烤肉。

 
 

  梁耀燮看着他一口一口地往嘴里塞五花肉,想好的安慰的话一句句被自己憋回去,最后化成叹息随着烧酒全都喝下肚去。

 
 

  “合约问题最后都会解决,这些你不用担心,你被辞退了别的公司也不会再要你了,被埋没后你觉得你做的音乐会有人听到吗?”孙东云继续苦口婆心地劝说他从新努力,因为孙东云知道龙俊亨只是装作不在意而已。

 
 

  因为经历过不幸,他比任何人都要在意这来之不易的机会,而他被辞退也正是因为自己想得太多。社长不喜欢他整天愁眉苦脸的样子,这个原因虽然牵强但用在他这儿也说得过去。所以他也理解社长的决定,只是此刻的心情还是有点糟糕。

 
 

  “他想干什么就让他自己决定吧,大家不都知道他的性格吗。”经纪人又开了一瓶烧酒,给龙俊亨倒满新的一杯。

 
 

  倒得有些猛,一串串气泡从杯底窜上来又消失在杯口,龙俊亨拿起酒杯对着屋顶上一闪一闪的灯泡,看的有点入迷。他觉得此刻的他和气泡没什么区别,自己决定不了未来的路。可是为什么气泡最后就一定要消失呢?他想寻找一种方法让气泡能永远的活下来。

 
 

  或许喝完这杯酒自己就不会胡思乱想了吧,龙俊亨头一仰,一杯烧酒又干干净净地入肚。

 
 

  龙俊亨最后还是选择了从新开始,他的诚意也打动了社长,最后他和朋友们作为这个公司的第一个男子团体出道,虽然出道后的道路也不是那么顺利,但是有了好友的陪伴,也显得不是很孤独。

 
 

  2011年龙俊亨第一次相信了努力会有好结果这一说。由他负责的歌曲突然大爆,年末揽下所有大奖,也将组合推向了顶峰。参加完颁奖典礼回到宿舍的他,偷偷在床上抹了一把眼泪。

 
 

  他所做的音乐逐渐被人们所认可,渐渐积累起来的名气也让他和他的制作团队成为了南韩最棒的团队之一。

 
 

  可笑的是老天总是很喜欢捉弄人,平静的生活总得出现点波浪老天才安心。队友退队后各种负面新闻迎面而来。“队内排挤”“情敌冷战”再怎样夸张的标题都有,舆论被无形的指向他自己,看着互相骂起来的粉丝们的言语,龙俊亨开始怀疑自己当初的选择是否正确。

 
 

  其实就只是单纯的玩不过来了而已,没有所谓的狗血情节。甚至连争吵都没有,各自默默地删了对方的联系方式,从此就是陌生人罢了。只是这些话他不能告诉还选择相信有其他内幕的粉丝,他怕粉丝知道这些后会很伤心。所以他接受对方粉丝的辱骂,亲朋好友都让他别再去看那些狠毒的语言,但是奇怪的他总是忍不住留意这些东西。

 
 

  退队风波过后没多久合约也到期了,几个人商量着开家自己的公司。因为有额外版权费,龙俊亨就想多出点钱,却被其他几个拒绝。

 
 

  “这么多年了,大家都是平分着来的,都习惯了这些还怎么改啊。”尹斗俊拆开了桌上的一袋零食,一口闷了下去。

 
 

  龙俊亨突然想起以前刚出道时期,成员们努力跑通告来偿还那时还对他来说还算巨额的违约金。最后一笔账还清的那天晚上龙俊亨喝的烂醉,倒在路边一直抓着李起光的手不放。

 
 

  “我真的太感谢你们了,如果没有你们我可能现在也没办法站在,哦不,坐在这里说话。要说的感谢的话太多了,真的太多了。”虽然口齿不清,但大家还是断断续续听懂了龙俊亨想表达的意思。

 
 

  因为是家人一般的存在所以才一直不离不弃。这么多年过去,龙俊亨身边也出现过不少想和他做朋友的人,有些为了钱有些为了名气,但好像只有这群朋友们从一开始就陪着他,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都是他们一起经历,就算自己的性格再奇怪,他们也一直包容自己。

 
 

  他是真心的爱这群朋友们,或者说是他的家人。

 
 

  “呀!俊亨哥你怎么哭了啊!好丢人!”孙东云拿着酒杯坐在龙俊亨对面晃来晃去,闻声转头的梁耀燮和李起光也凑过来准备打趣。

 
 

  “可能是太想斗俊了吧,毕竟这是第一次没有斗俊的聚会啊。”李起光顺手递了张纸巾给龙俊亨,一递一接的动作都那么自然。

 
 

  “不对,肯定是又想到他哪个前女友了,毕竟最近不是在准备回归吗!”龙俊亨夹了一块五花肉就塞到梁耀燮嘴里堵住他接下来的话。话音刚落连带着周围的工作人员也都笑出了声。

 
 

  “滚吧,酒太辣了而已。”眼角又一滴泪无声的划过龙俊亨的脸颊。

 
 

  应该是上了年纪了吧,所以才这么感性,一定是这样的,龙俊亨想。

 

Fin.

【兔俊】TAKE CARE

yjh与ydj kkt聊天草稿箱消息
yjh为第一人称
全部自己瞎写有ooc的地方不喜慎点!
此文仅供娱乐!半现实!